互联网搜索 本站搜索
设为首页|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云南热线 > 新闻 >

樊奎:樊人凡语

 2019-12-04 13:20   浏览次数:138

 

作者简介:

樊奎,资深媒体人,曾任媒体新闻部主任、总编辑助理、总编辑等职。长期从事书画评论和书法创作。

现居西安。

不苟且

(一)

◎“学者型画家”泛滥成灾。书画圈这种好听的噱头若一味漫延,便会演变成为一个时代的谎言。

◎世风左右学风,人本萎靡不振。

◎莫将大腕当大师,勿视棉絮为云彩。

◎笔墨火燥,必胸无清气。语言多饰,则心术可疑。

◎不修书法,笔墨单薄,精神涣散;不入传统,坐井观天,自诩为大;不谙画理,面目谄媚,以怪为标;不重修养,巧伪滋生,内涵苍白……以上国画弊病,已积重难返。

为友人题斋号

(二)

◎中国画家车载斗量,然工匠云集,能“诗情画意”者,寥若晨星。人无灵魂,无异行尸走肉,画无灵魂,沦为有害涂抹。

◎东坡先生言:“君子小人必见于书”,实则不然。

蔡京、秦桧、严嵩、董其昌、康生等等,历史上一大群奸佞之人也写得一手好字,只因大节尽失,书因人废。

自古以来,习禅人中有忠奸,参佛声里存善恶,故天下凡事,不能绝对。

字如其人,为千古名言,亦为千古谬论。

题牌匾

(三)

◎欧阳修说,勿高言而鲜事实;曾巩说,博于古而宜于今;王安石说,文以适用为本。俺老樊说,文如此,画亦如此!

山水画时至今日,多见广诞空洞、酬酢唱合之作,此风极盛。所谓继承,时断时续,气若游丝。神州河山壮美,画家出路狭窄。

◎当“工程”、“项目”、“备战”、“选题”成了美术界的日常用语,已足见该行业愈演愈烈的急功近利和好大喜功之恶风。学术组织忙着弄政绩,一拨画家急着捞名利,因急功近利,故一拍即合。

◎美术界和美术界领导人的政绩观,让美术创作处于一种异化状态。一群谄媚的人,集体摆出崇高的阵势,其背后,是卑微的灵魂。

为陕西省首届自由搏击比赛题写赛事名称

(四)

◎有所谓的书画评论家,以上门推销文章为生,与文字搂抱共舞,谄媚露骨。拍马粉饰,为个人自由,可博同情。但若捧甲贬乙,已非善类。

文字背后,若无强大的精神支撑,文字便会沦为开路凶器,与夜行贼人手里的扳手钳子无异。

◎无论体制内体制外,书画界码头林立,各路大哥带一群小弟四处活动,像轻车熟路的诈骗团伙。

◎《价格法》第十四条第四项规定:“经营者不得使用虚假或使人误解的手段,诱骗消费者与其交易”,这一违法行为,为“价格欺诈”。书画市场,“价格欺诈”,极为普遍,书家、画家,不乏诈骗高手,众人指责血本无归的收藏者缺乏专业眼光时,却忽略了逍遥法外的惯犯。

山水大地

(五)

◎三十年来,书画江湖以码头为界,划地而治,帮派纷争,庙堂里有江湖,江湖里有庙堂,雌雄莫辨,正邪难分。

常见江湖术士,鼓吹庙堂情怀,混迹庙堂,名满江湖,虽逐渐坐大,雄居一方,然“偶有召命”,便“跪拜唯诺”,挺胸当大爷,屈膝装孙子,做得慈善,下得黑手,角色变换,戏子绝活。亦有学富五车、一笔好写者,无奈上了道,入了伙,在“书法演艺圈”既装又演,弄得好不辛苦,到头来,出众才华毁于狐狗人格。呜呼哀哉。

想起香港警匪片里的一句对白:“黑道这东西,一旦粘上了,就很难再脱身。”

◎书画界兴扯旗拉派、自立山头,以土匪思维,行书画之事,妄想占山为王,实则落草为寇。

◎书画界风行“恩师”称谓。与某名人某次合影,便称恩师;与某大腕两场饭局,便称恩师;与某权威数次寒暄,便称恩师;幸得某前辈指点一二,便称恩师……“恩师”称谓,被一帮俗人叫得越来越俗,可与“帅哥”、“美女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小姐”归为一类。

◎在被格式化的书画家群体,已极少不加包装、未经污染的鲜活样本。

上善若水

(六)

◎纵观书史,高峰林立,晋人尚韵,唐人尚法,宋人尚意,元明尚态,今人尚丑。

◎习书法,最悲哀的,莫过于被规定动作吞没性情。字无性情,便失人味。

◎为求线条变化,时人要么顿挫,要么抖动,粗浅理解,坠入野道,可悲的是书坛仿效者众多。书法以线立骨,不露痕迹的自然发力,是为高手。

◎有鼓吹童稚之美者,其书或大头鼓腹,或躯体支离,或骨架松散,或东倒西歪,虽几十年如一日自圆其说,然与天真烂漫相去远矣。

◎锥画沙,屋漏痕,均非蛮力可为。

◎许多国画家认为,再走传统路子,想有出头之日,周期太长,亦难于登天,更有甚者,认为它的末路已经临近。为数不少的画家因畏其难,或蜻蜓点水,或绕道而行,或忙于嫁接,由此冒出的种种样式,全无国画生命体征,活路精熟却了无生机。

为某电子商业平台题写logo

(七)

◎一群青年国画家,臆想过早从传统“突围”,于冲锋中迷失前路,待回过头来,发现后方也已失守。

◎格调,是许多画家的口头禅,然鲜有人知行合一。热衷制造形色的画家们,无论技术手段如何更新换代,最终都无一例外地在格调上现出原形。

◎能将书本的理论知识、古人的笔墨经验,转化为自己的生命体悟和直接经验,“笔墨当随时代”,便不是空谈。

◎中国人讲,知书达理。知书,才能达理,一个没有阅读习惯的民族,不会有强大的精神力量,一个不摸读书门径的艺术家,必持黑暗的艺术观。

为企业园区题写牌匾

(八)

◎无论书画艺术、文学艺术、抑或舞台艺术,影视艺术,发独立之声,扬人性旗帜,是其底线。

◎有人说,知识分子的堕落,是一个国家的水源浑了,这无疑是灾难性后果。所以,全社会对高标学术的期许,和对知识界风骨回归的渴望,从未像今天这样强烈。

传奇

分享到:
关于我们 | 网站合作 | 广告服务| 法律声明 | 编辑部邮箱 | 云ICP备13014210号-1